简宁话落,傅瑾衍低笑,故意逗她。

"你爱谁?"

简宁,"爱你。"

傅瑾衍,"我是谁?"

简宁把傅瑾衍睡袍的衣角缠绕在手上,攥紧,提唇,"傅瑾衍,你别太过分。"

傅瑾衍知道简宁脸皮薄,见好就收。"嗯,好,那我下次再问。"

这一晚,是简宁在简胜出事后睡得最安稳的一晚。

第二天清早,简宁睡到自然醒起床,看着傅瑾衍已经给他准备在床头的全新睡裙,脸臊红,套在身上出门回了自己的卧室。

回卧室简单洗漱后,简宁下楼吃早餐。

餐桌上,傅瑾衍边剥鸡蛋壳,边看向余瑶淡声开口,"你想看你哥的话,等过两天吧,目前案件还在调查,我也不好现在给你安排。"

余瑶原本正在埋头吃烤面包片。闻言,红着眼眶抬头。

傅瑾衍看她一眼,把手里剥好的鸡蛋递给简宁,"好好吃饭。"

傅瑾衍一语双关,简宁和余瑶同时埋头吃饭。

饭后。傅瑾衍身子后靠进座椅里,抽了一张纸巾擦拭嘴角,"钟萱那边,待会儿你去还是我去?"

简宁正在喝牛奶,闻言一顿,嘴角的奶渍都没来得及擦,接话,"我去,待会儿我吃完早餐就去。"

别说纪堪这锅是替傅瑾衍背的,即便不是,简宁也不可能袖手旁观。

确实,比起纪堪公司那些金牌律师团队而言,钟萱要可靠的多,最起码是自己人,肯定不会出卖他们。

简宁话落。傅瑾衍落眼在她嘴角的奶渍上,忽然想到前一晚的某个画面,眸色暗了暗。

简宁原本正想跟傅瑾衍说一说纪堪的事,注意到他的视线,抬手在嘴角上抹了一把,在看到指腹上的奶渍后,意识到傅瑾衍想到了什么,脸蹭的一红。

两人对视。

傅瑾衍玩味的笑,垂下摆弄面前的果汁杯。

简宁抽了张纸巾胡乱擦了擦嘴角,站起身,"我吃完了,我去找钟萱。"

简宁话落,红着一张脸离开。

简宁前脚离开,余瑶狐疑的看着她的背影道,"今天早上不是很热吧?简宁脸怎么那么红?"

傅瑾衍手指摩挲在果汁杯上,回忆起昨晚,狭长的眸子里染笑。

多多抬头看了眼傅瑾衍,在桌下用小短腿踢余瑶,"多吃饭,少说话。"

说完,多多把桌上的牛奶盒往余瑶面前推了推,"多喝点,补脑,我小舅舅学习成绩可好了,你别拖他后腿。"

余瑶侧头看多多。"你下舅舅学习成绩好跟我有什么关系?"

多多翻了记白眼,"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是我小舅舅的救命恩人吗?如果让别人知道我小舅舅是这么愚蠢的一个人救的,别人该怎么看他?"

余瑶闻言,本就有些笨的脑子简直是乱成了一锅粥,"你说的这几件事有什么必然联系吗?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多多看着余瑶长吁短叹的摇头。"听不懂就对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