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瓷默默的将盛着小米粥的碗拿起,一口闷了下去。

压压惊。

顾瑾卿顿了顿,余光朝着顾瓷的方向撇去一眼,眼底带上几分笑意。

听到风月明的话,他脸上的笑又深了几分,“我小妹这几天都不在松都。”

顾瓷的太阳穴猛地一跳。

她摁下铃,叫来乘务人员,指着自己的那个空碗,“你好,小米粥还有么?”

“您好,有的,请稍等片刻,”乘务人员面带笑容,又有些古怪的看了顾瓷一眼,这才离开。

她之前虽然没有服务过这一班机,但是也听前辈说过,这位最不喜寡淡之物。

只是飞机上惯常备用着以应不时之需,所以并没有将这些寡淡之物撤走。

但是他们来回一趟,这些东西一直都是没动过的。

先前,顾瑾卿叫这一碗小米粥的时候,乘务人员就没有想过这是给顾瓷准备的。

在顾瑾卿将这一碗粥递给顾瓷的时候,她还想提醒来着。

只是见顾瓷已经接了过去,她便也没再多嘴说什么,却没有想到,现如今顾瓷又要了另外一碗。

不是喜欢的又是什么?

难不成……传言有假?

乘务人员深以为然,思索着去准备东西了。

风月明还在诧异的问顾瑾卿,“不在家?你堂妹不是高中么,高中她不在松都上学,还在哪里?”

顾瓷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她同学说她有事,暂时出去了。”顾瑾卿说着,目光若有若无的从顾瓷的身上扫过,温润的问,“说起来,顾小姐的年龄看上去也就与我的小妹一般大,你一个人去这么远的地方,家里人不会担心么?”

顾瑾卿带着几分似笑非笑的目光瞬间与顾瑾卿作为她二堂哥时看她的目光相重合。

顾瓷心里一突。

这一瞬间,顾瓷都要以为顾瑾卿这是已经将她给认了出来。

再一看去,顾瑾卿又好似只是将她作为参照,这才随意一问。

顾瓷触碰了一下自己脸上的眼睛,确认没有问题。

顾瓷原本想说自己没有家人,只是在触及到顾瑾卿的目光时,又下意识的改了口。

她的目光有些飘散,“他们……也担心。”

顾瑾卿叹了一口气,“下次别忘记告诉他们,让他们担心。”

顾瓷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风月明看看顾瓷,又看看顾瑾卿,莫名觉得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实在是有些奇怪。

就像是……一个以理服人的哥哥在教育出远门的妹妹一样……

因为年龄相似又都姓顾,顾瑾卿这是真的将这位顾小姐当做他的那个刚上高中的小堂妹来教育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