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杳想了想,就道:“你的生日礼物。”

霍煜麟唇角一抽,虽然那三块信物背后所代表的价值意义非凡,应该要感到开心,但——

“我十月份生日。”

现在才五月。

霍煜麟目光越发幽怨。

何况,生日礼物选在继承人投票的最关键环节送?

这分明就是随随便便扯的一个借口!

霍杳沉默两秒,看向他,声音很轻,听得出来是真敷衍:“不然三哥你就……当我是提前送?”

这样今年的生日礼物又可以省一份。

霍煜麟:“?”

霍杳别开眼,转而说道:“我上楼看看大伯。”

手指摩挲了下抱着的黑盒子,她又看了一眼上官桐。

目光对视不过两秒,上官桐站起了身,“你大伯的药应该也熬好了,我去端过来。”

霍杳微微颔首,轻嗯了一声。

没一会儿,两人就上了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