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上,三河开车,战枭城坐在副驾驶位,凤毓凝则与孙景飒坐在后排。

老实讲,此时此刻的孙景飒心里有些慌,毕竟这位置应该是霸总的,她才是那个该做副驾驶的人!

但,好姐妹凤毓凝非得拉着她一起坐,她也没法子抗拒啊!

“什么情况?就因为那几句话,你就给华兰一顿揍?”

看着孙景飒脸上几道抓痕,凤毓凝皱起了眉头。

“就几句话?你知道那几句话有多么恶毒吗?”

提起这事儿,孙景飒气得咬牙切齿:“你知道华兰怎么诋毁你的吗?她说你是杀人犯,王八蛋,只抽她几个耳光都是便宜了她!”

孙景飒就纳闷儿了,华兰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玩意儿,才能将这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

不说别的,华兰只要嘴甜些,只要会来事儿,抱紧凤毓凝的大腿,那华家飞黄腾达不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吗?

“我要是华兰,哼,什么名媛聚会,都去他大爷的!我就什么都不做,天天绞尽脑汁抱你大腿,是吧,你手指头缝里掉丁点儿钱,都够我一辈子享受了。”

凤毓凝靠在座椅上,神色淡淡的。

“想说就去说呗,我还能管住别人的嘴不成?”

“是,别人想说就去说,但这华兰是什么人?她可是雪姨的侄女啊,是战总裁的表妹,按理来说,你们是一家人,她得向着你才对。”

“汪汪汪!”

她学了一声狗叫,这才抱着凤毓凝的胳膊谄媚笑道:“我这不是打个比方嘛,咱们的交情自然是没得说,我现在身价千万也是占了你的光,我懂,我心里都记着呢。”

说到这里,她凑近了凤毓凝。

听到这话,凤毓凝笑。

“孙景飒你摸着良心说话,我有没有亏待你?你这话说的,好像你现在多么穷似的?今年年初那辆奔驰我是喂了狗吗?前两个月那套市中心顶层大公寓我也是喂了狗吗?”

孙景飒忍不住笑出了声。

凤毓凝挑眉,目光带着些许轻浮,她扫过孙景飒的身体,半晌,才摸着下巴说道:“啧,身材确实还不错,你如果非要以身相许,我也不是不能接受!”

“咳咳咳咳!”

前排的战枭城连着咳嗽了好几声,像是被鸡毛卡了嗓子。

“真的,大恩无以为报,你若是非要让我报恩,我也只剩这身体了!”

这话说罢,驾驶位上的三河与副驾驶位上的战枭城嘴角不约而同抽了抽。

但接下来的话,才更让这俩男人抓狂。

凤毓凝凑上前来说道,一脸坏笑。

战枭城哼了声,没有接茬,顿了顿,顺势换了个话题。

“华兰那所谓的名媛圈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为什么会有那些恶毒的流言?”

“两个女孩子,说话能注意点吗?动不动就以身相许的,像什么样子?”

战枭城冷着脸说道,眼底满是不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